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微博

新华社记者杨明近日发表一篇“金牌第一是反讽”的评论之后,中国代表团副秘书长殷宝林在接受采访时,对杨明的观点进行了逐条反驳,称其“颠倒是非”,关于“金牌论”的争论成为舆论焦点。

20日:【杨明回击北京日报:大棒子终于来了 有文革味道】

17日:【杨明:谁在颠倒是非?——对质疑者的回应】

16日:【亚运代表团官员反击新华社记者:简直颠倒黑白】

14日:【杨明:金牌第一是反讽 建议业余选手参加亚运】

观点PK

pic  
杨明
新华社记者
在发表了一篇《一骑绝尘引发的思考》的评论稿后,引起舆论对中国体育过分重视金牌的讨论。
观点一:“体育精神”“奥运精神”不等于“争第一”
竞技体育争金牌的确没错,但把争第一等同于“体育精神”和“奥运精神”,以及奥运精神就是“更高、更快、更强”(注:应该“更快”在前面)就错了!〈奥林匹克宪章〉里明确写到:“奥运精神是增进理解、友谊、团结、共同发展”,更快、更高、更强只是口号。可以看到,奥运精神是宏大的,绝非定位在金牌和争第一上。 [详细]
观点二:体育的主导是大众体育
我们一直把体育等同与金牌,把体育当作强国符号,这其实是扭曲了真正的体育精神和本质。体育是什么毛主席早就说了:“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体育是属于大众的运动,是老百姓们的健康生活方式,不幸的是,这个属性被漠视了,精英体育一度成为主导。 [详细]
观点三:竞技体育和群众体育不对立,但官员更看重金牌政绩
我水平不高,但观点很清楚,那就是:不能惟金牌论,增进人民健康,发展群众体育比只抓竞技体育金牌更重要。谁也没把竞技体育和群众体育对立起来的意思,都知道两手都要抓,这种提法都十多年了,问题是,以往谁认真抓群体了?金牌已经变成了政绩工程,和地方官员抓GDP一样,路人皆知。 [详细]
观点四:不反对夺金,反对专业队与业余、职业队的不公平竞争
我并不反对我国选手大赛争金,但反对“惟金牌论”,不赞成国内的专业选手隐瞒真实身份,以业余选手名义与其他亚洲国家的纯业余选手争夺金牌。亚运会上争金牌的确没错,但要在一个公平的舞台上。大概许多人不清楚,当今亚洲,只有中国、朝鲜还采用专业队模式培养运动员,这是计划经济体制的产物,世界罕见。 [详细]
观点五:专业队体制相比业余、职业选手负面作用大
前苏联、东德曾经也采用过专业队模式,80年代,这两个体育巨无霸在奥运金牌榜上排在美国前面,但由此产生的负作用很大。现在,俄罗斯和德国早和世界接轨,政府不再养所谓的精英尖子,采用业余和职业选手参赛,虽然成绩远不如昔,但群众体育普及程度和国人健康水平远在我们之上。[详细]
殷宝林
江苏体育局局长、中国代表团副秘书长
殷宝林在媒体接受采访时,对杨明的观点进行了逐条反驳,称其观点“颠倒是非”。
  pic
观点一:不争第一那还谈什么“体育精神”、“奥运精神”?
殷宝林认为,奥运精神就是“更高、更快、更强”,如果参加比赛不想着去争取金牌,那还搞什么体育?还参加什么比赛?如果竞技体育不争金牌,那就违背了体育精神,甚至违背了体育道德。殷宝林说:“体育健儿参加世界大赛,就是要力争第一,就是要争取升国旗、奏国歌,为国争光!”[详细]
观点二:竞技体育和群众体育不矛盾
此外,殷宝林认为,竞技体育和群众体育并不矛盾。竞技体育上去了,就会带动很多喜欢体育的人群,对群众体育的发展肯定有好处,竞技体育运动员退役之后,也可为更多的体育爱好者提供更专业的指导。殷宝林表示,重视群众体育和夺金牌不矛盾,将二者对立起来的观点是非常片面的。 [详细]
观点三:群众体育不是体育一个部门的事
殷宝林认为,群众体育肯定要重视,但是这不是体育部门一个部门的事情,需要全社会的努力,需要很多部门之间的协调和配合。比如场馆的问题,老百姓要锻炼就需要更多的场馆。但这是和地方经济的发展水平相联系的,地方经济发展了,健身才能成为一种需要,地方政府才有力量建设更多的体育场馆。 [详细]
观点四:竞技体育目的就是拿金牌,中外都这样
“作为竞技体育,就是要拿金牌,这个目的很单一!”殷宝林说:“不仅中国这样,外国也是这样。” “美国不重视金牌吗?你看北京奥运会金牌输给我们后,他们硬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称他们 奖牌数第一 !”殷宝林继续说:“韩国、日本不重视金牌吗?你看他们亚运会上打得多厉害!” [详细]
观点五:记者无论金牌多少都要批评,我们都不予理会
殷宝林直言不讳地指出:“某些记者为了出名,总是炮制出一些所谓的 高论 ,我们金牌拿少了,他们要批评,金牌拿多了,他们也要批评,这些言论简直就是颠倒是非!我们代表团的同志都不会予以理会。”殷宝林还透露,这次亚运会前,国务委员刘延东看望代表团,殷宝林表示:“国家领导人对我们很关心。” [详细]

各方观点

>> 反方
pic
中国奥委会前秘书长。
魏纪中:不派最好运动员是不尊重对手
魏纪中则认为,在亚运会这个层级的平台上,金牌并不是那么重要。但同时,魏纪中也对有媒体建议中国考虑派出业余运动员参赛的观点持不同的意见。魏纪中认为,亚运会是亚洲最高水平的赛事,“你不把最好的运动员派来,就是对于亚洲运动员的不尊重”。
pic
英国撰稿人。
雷默:怎么会有人嫌金牌多?!
相信我,如果英格兰人有能力在奥运会上拿一百枚金牌,他们绝不会只拿99枚。在大不列颠这个岛国上,我们曾都是渔民出身,我们懂一个道理,如果有人来我的河里钓鱼,我就要打跑他。
pic
北京日报
北京日报:举国体制促体育大国
大众体育所存在的问题,并不是由于我们集中力量搞竞技体育而造成的,这不是非此即彼、此消彼长的关系。更何况,中国人的体质,早已不是“东亚病夫”时代那种情况。一些人把现在部分国人营养过剩、运动过少的问题,归咎于体育事业发展不力,并用来讽刺我们金牌夺冠,显得有些强词夺理、风马牛不相及了。
>> 正方
pic
央视体育频道主持人。
张斌:金牌数量就是体育总局的GDP
金牌的数量就是体育总局的“GDP”,那就是竞技体育的衡量标杆,这一指导思想难以扭转,可是现代化社会的发展一定在丰富着体育之于中国人的内涵和价值。中国的各级体育主管部门无疑占有着最为丰富的体育资源,他们除了“为国为省为市为县争光”之外,还必须对中国人的体育生活负责。
pic
体育解说员。
黄健翔:坚决反对唯金牌论
黄健翔说:“某体育局长的说法是偷换概念,杨明文章的核心是反对“唯金牌论”,而不是运动员参加奥运会亚运会时不要争金牌。”在黄健翔看来,奥运精神就是重在参与,是群众集体参与,但我们国家的竞技体育机制除了极少数项目在进行职业化、商业化探索外,绝大多数还停留在计划经济时代模式。
pic
媒体人,专栏作家。
李桐:官员杨明之战就是体坛3Q大战
所以,两种金牌观,必然导致两种对体育的不同解读。体育的终极目的是为了强身健体,历练意志。用流行的词表达,这是体育的普世价值。“搞体育的目的,是为了拿金牌。”用习惯的词表达,这是体育的“中国特色”。
pic
《体育新闻》节目主持人。
袁文栋:金牌难以推动项目普及
就比如我们曾经的“铿锵玫瑰”中国女足,如今不都已经“零落成泥碾作尘”了吗;又比如,在世界体坛堪称“梦之队”的跳水和体操项目,有谁知道,国家队选材范围是多么的窘迫,因为没有多少家长尤其是家境富足的家长愿意送孩子去练跳水和体操。
pic
社科院体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金汕:舌战罢了,扣帽子就免了
不管对与错,谁也不能剥夺人家说话的权力,也不能无端给人家扣帽子。真没想到在亚运比赛如火如荼的时候,中国亚运代表团副团长、江苏省体育局局长殷宝林还有闲心来大为光火,而且同时用了“颠倒黑白”“炒作出名”这样的文革语言与市场化语言。
pic
知名记者,专栏作家。
关军:金牌是鸡肋,还是健康是鸡肋?
按我的想法,最值得竞猜的是这样一个题目:一个是金牌战略,一个是全民健身,该选哪一个?留给熊猫的选项也刺激一点,一个是鸡腿,一个是鸡肋。当然,它的选择也不会有什么悬念,关键是看谁在操控游戏。
pic
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唯金牌论是真正讽刺
细读这篇文章,可以发现作者真正讽刺的并非“金牌第一”,而是在中国作为体育强国符号的“唯金牌论”面子工程,是扭曲的体育发展理念和机制,是对体育“里子”全民健身的重视不足,甚至是永远提不起来的中国足球。
pic
南国都市报
南国都市报:200金也不等于体育强国
各国运动员都来自什么“单位”?他们跟中国运动员一样都从国家拿工资吗?如果不当运动员了,他们会做什么呢?当我们搞清楚了这些问题,也许就会明白,亚运会拿200块金牌也并不代表中国已经从体育大国已经转变为体育强国。

零度角:三驳局长金牌论

更多
pic
场地自行车女子记分赛,中国香港选手黄蕴瑶在受伤的情况下坚持
完成了比赛,并夺得一枚银牌。

殷副秘书长理论一:竞技体育争金牌有什么错?不争第一那还谈什么“体育精神”、“奥运精神”?

点评:竞技体育不等于金牌第一

对于这样一个看似浑然一体的观点,其实却需要我们逐句进行解析。单就第一句话而言,应该说殷团长的话具有正确性。无论如何,争夺金牌这个目标本身当然没有什么错。但是,千万别因为第一句话的正确性,就顺理成章地接受了他的第二句话,因为这两句话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第二句话的本质,就是说包括“体育精神”、“奥运精神”在内,这些精神的实现都必须建立在“争第一”的基础上。

但体育精神或者奥运精神的内涵不只是争夺名次,实现自我超越才是真正的精神追求,这也是更快、更高、更强的宗旨所在。包括在竞技体育的发展史上,也曾多次出现运动员为了实现体育精神而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个人成绩的例子。可见在“争第一”和“体育精神”之间,显然后者才是基础所在。

再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殷团长的两句话,说到底就是在阐述“争第一”和“体育精神”的关系。第一句话是说“争第一”本身没错,这一点我们接受。但第二句话,则说“争第一”是“体育精神”的基础,也就是说优先于“体育精神”。倘若这一逻辑成立的话,我们不禁要问:既然“争第一”被摆在最重要的位置上,那么为了实现这个最高目标,“体育精神”是否会变成一件可以被忽视甚至是牺牲的东西?比如为了争夺冠军和胜利,是否可以采取不择手段的措施,亦或是无视运动员自身的身体健康?诸如此类的逻辑思维,或许正是导致杨明专门撰文批评的原因。[详细]

pic
金牌的多少,并不能完全代表国家的体育实力。
殷副秘书长理论二:“某些记者为了出名,总是炮制出一些所谓的高论,我们金牌拿少了,他们要批评,金牌拿多了,他们也要批评,这些言论简直就是颠倒是非!我们代表团的同志都不会予以理会。”

点评:批的不是金牌,是“惟金牌论”

乍看之下,这个观点似乎证明体育管理部门真的很委屈,无论金牌数是多是少都会受到批评。可问题在于,他们因为少拿金牌而受到的批评,和因为多拿金牌而受到的批评,实质上是两个不同领域的问题。

作为体育主管部门,需要管理的事务涉及到方方面面,如果进行大致上的概括,那么可以分成“竞技体育”和“全民健身”这两大块。倘若某些体育项目出现了成绩上的下滑,也就意味着“竞技体育”这一块的管理出现了问题,所以媒体和公众才会对此进行口诛笔伐。 那么多拿金牌也会受到批评又是怎么一回事?其实通过杨明的那篇文章,我们就会发现他的批评重点并非在“竞技体育”这一块,而是更多地将矛头对准了“全民健身”的不足。而且当这种不足与蜂拥而至的金牌同时出现在我们眼前时,其间形成的反差显得格外刺眼,令人质疑体育主管部门是否在重视一头工作的同时放弃了另外一头。

对于体育主管部门来说,面临的其实是一个“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任务。少拿金牌受到批评,是因为“竞技体育”还不够硬。多拿金牌受到批评,则是反映出“全民健身”的不足。虽然同样是批评,但其所指的对象却各不相同,所以也就不存在只能进行一种批评而排除其它的情况。作为政府部门,更应当接受媒体和舆论的监督,而不是“不予理会”。如果要想不再受到批评,那么就需要体育主管部门把这两方面的工作都做好。至于殷团长现在的观点,似乎觉得只要“竞技体育”这一块搞上去了,就可以凭借足够多的金牌数而免受批评。这种观点的出现,或许恰好反映出他对于“全民健身”的极端漠视。[详细]

pic
中国队在金银铜牌的比例上,呈现严重的不均衡。
殷副秘书长理论三:“美国不重视金牌吗?你看北京奥运会金牌输给我们后,他们硬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称他们奖牌数第一!”

点评:对待奖牌榜的态度反映了对待体育的态度

殷团长在这里存在着偷换概念的嫌疑,其实无论对于中国还是美国来说,重视金牌本身都没有错。关键问题,在于重视金牌的同时,是不是忽视了其他一些更为重要的内容。比如同样是金牌大国,中国国内的全民健身情况到底如何,美国那里的国民身体素质又是怎么样,这才是比较的重点所在。至于美国是否也重视金牌,根本就不是体育主管部门可以用来为自己辩护的理由。

更何况,美国并不是在金牌榜处于落后的情况下才开始重视奖牌榜,在此之前,哪怕在美国领跑金牌榜的那几届奥运会上,美国媒体照样会把奖牌榜摆在比金牌榜更为醒目的位置上,而不是像国内这样总是优先展现金牌榜。

对待金牌榜和奖牌榜的态度不同,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两个国家对于竞技体育的态度。美国更为注重各个运动的全面发展,所以他们有望取得佳绩的项目分布更广,即便很多项目并不能确保金牌到手,但他们还是可以凭借这种全面性收获更多奖牌。相比之下,中国则更强调集中优势兵力,往往会在跳水、乒乓之类的项目上形成垄断局面,基本可以确保金牌成为囊中之物。但与此同时,我们收获奖牌的面则要比美国更窄,在游泳、田径之类的大项上缺乏整体竞争力。所以在2008年奥运会上,尽管我们首次站上了金牌榜的首位,但在奖牌榜上仍然落后于美国。 应该说,金牌榜和奖牌榜都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国家的竞技体育实力,我们无意非要在他们之间分出一个高下。但无论如何,把美国人重视奖牌榜说成是“找了个台阶”,恐怕只能说是殷团长非要给自己“找了个台阶”。[详细]

微博论战

更多
关于“”,你也来说说
还可以输入163
关于,大家也在说(共条微博)
查看更多
登录网易微博
下次自动登录 建议在公用电脑上取消该选项
没有网易通行证? 点击注册
你可以将你的常用邮箱注册成为网易通行证,或
者注册一个新的网易邮箱。
提示

编辑:潘昊   时间:2010-11-16 转发到微博 | 亚运首页 | 回到顶部  
主编信箱 热线:020-85105345 给网易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