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微博
竞技体育的变态面
 
  观众只见得运动员夺冠后的荣耀,可谁又能真正知道他们在场下付出了多少汗水,训练场更像是一片没有硝烟的战场。就像之前刚刚热播的《黎明之前》那般,只见刘新杰在众人面前的风光,却不见背后的残酷。在一些体育项目中,为了成绩,对于运动员的身体和精神训练已经超出了正常范畴,诸如放蛇练胆这种漠视人性的训练方式,已经让体育变了味。
现象:为求冠军采用“变态方法” 射箭教练扮鬼放蛇
pic
韩国射箭队的“魔鬼心理训练”非一般人能承受。
韩国射箭强化运动员心理 教练放蛇扮鬼

北京奥运会上,韩国射箭女队不敌中国,这让她们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于是她们加大的训练量。其实,韩国射箭队的变态训练早已经不是新闻,早在2001年,韩国射箭协会在海军本部组织的极限训练中,韩国男队因不堪训练强度而集体逃离训练基地。

本届亚运会上,韩国射箭队第7次获得亚运会女团冠军,据韩国媒体报道称,韩国射箭队为了提高运动员的抗干扰能力,经常在户外进行训练。更为“魔鬼”的训练方式还包括将蛇放进衣服里,由助理教官装扮鬼神惊吓女队员等,以此来锻炼选手的胆量,克服恐惧。而更外变态的是,教练冒着中箭的危险,站在靶心旁边让队员们射箭,这就要求运动员具备超稳的心态。

当然,除了这些之外,韩国射箭队的办法还有很多,比如说让队员们到火葬场体验一下等等。另外还有通过蹦极让运动员突破心理恐惧,长期野外生存或者是疏通下水道以适应各种极端环境。除了这些变态训练外,韩国媒体透露,韩国射箭队每天的训练都在16个小时以上,中午用餐时间是她们仅有的一点休息时间。

pic
体操队员年龄越来越小,但训练内容却越来越让人感觉“变态”。
体操队员年轻趋向低龄 4岁小孩单杠挂几小时

体操和其他体育项目不同,体操对运动员的体形要求非常严格,比如说身高、体重以及臂展等等。更关键的是,练习体操要趁早,一般都是从4岁开始练习,有的从3岁半旧开始学习,刚进来的小孩倒立的动作要练习两个月左右,身体靠墙的倒立则要训练四个多月,而一个纯双手着地的倒立则要练一年多的时间。

之前有媒体曾刊登过中国体操运动员训练的一组照片,一位教练直接一屁股坐在年仅4岁小孩的后背上,称之为“泰山压顶”,更有的小运动员直接双手挂在单杠上长达几个小时,或者是两个小运动员背对背进行上时间的拉伸训练,这样的训练堪称变态,对他们的身体发育影响极大。

现在的体操项目为了追求美感和成绩,运动员的年龄越来越小,不少运动员被迫改年龄,中国的董芳霄就因此被取消了一枚悉尼奥运会的铜牌。可以说,这么做对运动员们的身心造成了极坏的影响,一旦退役,随着而来的是满身的伤病。

pic
卡卡认为,世界杯期间打封闭出场是让他伤病加重的重要原因。
运动员打封闭难真正解决伤痛 卡卡因打封闭难寻回状态

打封闭使用频率虽然已经大大降低,但还是非常常见,这种方法虽然能够减缓伤病处的疼痛,使得运动员可以带伤比赛,但却势必会让他们的伤病进一步加剧,以往球员因为这种情况延误自己职业生涯的例子屡见不鲜,国内球员中更是数不胜数,而国际大牌也是非常常见。

目前效力于科特布斯的中国球员邵佳一之前曾多次打封闭出场,而巴西巨星卡卡之前也表示,他曾在2010世界杯期间打了封闭坚持出场,这最终导致他的膝盖伤势加重,而如果及时进行治疗的话,现在的卡卡应该会驰骋在西甲赛场上。

而像举重这样的一些项目,一些运动员本身就常年有伤,尤其是腰部的一些老伤,在比赛期间,为了能取得一个稳定的成绩,他们只能临时打封闭上场,这样做可能会一时取得不错的成绩,但长此以往,将给运动员们带来巨大的身体损伤。

解析打封闭 打封闭即指打封闭针,是将一定浓度和容量的强的松龙注射液和盐酸普鲁卡因(或它们的同类药物)混合,注射到病变区域,可以起到消炎止痛,解除痉挛等作用。强的松龙类药物虽然不具成瘾性,但长期、大剂量、反复应用可产生习惯性及依赖性,并可产生向心性肥胖,体形改变,皮肤多毛,女性患者长出胡须,人体抗感染能力下降,伤口愈合速度减慢,加重胃肠溃疡,诱发高血压、精神病、骨质疏松、股骨头无菌性坏死等副作用。 pic
pic
全国女举冠军邹春兰因为男子性征突出而饱受困扰。
女举冠军服药雄性激素高于男性 女飞人疑因服药猝死

今年39岁的邹春兰曾是全国举重冠军,退役后甚至靠搓澡为生。而更令她困恼的是男子化的特征,浓厚的胡须一度成为她的标志,据诊治,她体内的雄性激素甚至比普通男性还高。据悉,邹春兰在做运动员期间长期服用一种叫“大力补”的药物,即药物类固醇,是雄性激素的衍生物,能加速肌肉增长,增强身体的强度和体力。

另一个典型例子就是美国“女飞人”、1988年汉城奥运会三枚金牌获得者格里菲斯-乔伊娜,1998年她因心脏病发作在家中猝死,很多专家学者、运动员甚至还有护士都说乔伊娜肯定是服用过禁药的。德国反兴奋剂专家弗兰克就坚定地说:“乔伊娜在1996年4月就犯过心脏病,那就是服用类固醇带来的后果。我敢肯定乔伊娜死亡的原因就是兴奋剂。”

更高、更快、更强的奥运精神越来越让位于金牌、纪录以及金钱这些实实在在的东西,为了得到这些,运动员亲手摧残着自己的身体。除了乔伊娜之外,像瑞典的两名铁饼运动员斯文森和菲恩霍姆分别在36岁和37岁时突然死亡,他们两人就是因为服用兴奋剂而过早去世的。[详细]

分析:“变态”为哪般? 名利成最大因素
pic
名与利,成为“变态训练”的最大动力。
原因一:金钱名利地位

众所周知,现在的体育运动已经成为金钱运动,拿比较出名的橄榄球、棒球、冰球、足球以及篮球来说,这些运动员的收入对普通人来说无疑是天价。而一些实力出众的选手,自然会得到更多的工资奖金广告,这一点毫无疑问。

而在一些市场化比较小的项目中,比如说田径、举重以及体操,多参加比赛多拿奖金就是一个捷径,在如此密集的赛程中,要想拿到更好的名次,身体肯定会吃不消,而吃违禁药物可以帮助他们拿到更好的成绩。

一旦有了赫赫的战绩,那么金钱也会源源不断的进入腰包,随之而来的还有社会地位。而要想取得更多的金钱和维持这种地位,不少运动员宁愿选择用药物来维持这个成绩,比如说之前大名鼎鼎的美国“超级女飞人”乔伊娜,不少专家表示,乔伊娜取得这么好的成绩,和她服用类固醇有很大关系。

原因二:更好的社会保障

以邹春兰为例,她虽然是全国举重冠军,但退役后只能做搓澡工,而如果她连续获得世锦赛或者奥运会冠军,那么情况就可能会不一样了。我国退役运动员出路狭窄早已不是一天两天的问题,我国每年淘汰下来至少3000名专业运动员,给予公务员的待遇无疑是最高的标准,但名额肯定有限。所以说,在国际大赛中取得更好的成绩才会让有更好的社会保证,一旦取得奥运会冠军,他们可以轻松的进入一流大学学习,然后进入体育系统找到一个不错的归宿。今年6月份,山东省体育局拟提拔杜丽、唐功红、张娟娟等9名奥运冠军晋升副处级干部,说到底也是之前的奥运金牌在撑腰。[详细]

 

顾拜旦在1936年奥运会演讲时说过:“奥运会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参与;生活的本质不是索取,而是奋斗。”为了胜利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使用摧残运动员身体和心理的训练方式,恰恰扭曲了体育精神的本质。

你认为第92期做的如何?
  往期回顾
剖析竞技体育的变态面
92期:剖析竞技体育的变态面
张山,传奇背后的争议
91期:张山,传奇背后的争议
打哭韩国的7人橄榄球
90期:打哭韩国的7人橄榄球
女足输球,孙卫输人
89期:女足输球,孙卫输人
亚运会的日本另类选手
88期:亚运会的日本另类选手
足协外行领导的红与黑
87期:足协外行领导的红与黑
编辑:搞搞贝   时间:2010-11-24 转发到微博 | 亚运首页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