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微博

本期导读:3年磨一剑,2010年,谭维维再度推出了个人最新专辑《谭某某》。新专辑以其犀利的歌词展现了谭维维张扬的个性。对于备受争议的歌曲《谭某某》,谭维维再度强调这首歌80%都是属于自己的生活,坦言歌词既是在骂自己,也是在鼓励自己,并大赞尚雯婕心胸宽广。家乡经历过大地震的谭维维,开始热衷于公益活动,并深感灾民更需要心理关怀。

本期公益明星

谭维维 

2006湖南卫视《超级女声》亚军
2006年,谭维维参加超级女声,并获得全国总决赛的亚军。时隔4年,从“老超女”到“谭某某”,谭维维做了一次自己想要的音乐。作为当今乐坛的绝对实力唱将,继首张专辑《耳界》斩获不俗口碑后,2010年,谭维维再度推出了个人最新专辑《谭某某》。新专辑充满了维式慢摇滚诗歌风格,同名主打歌《谭某某》更是展现了谭维维对音乐梦想的勇敢追求。[详细]

精彩视点

<< 更多

嘉宾语录

<< 更多
 “尚雯婕心胸非常宽广”
“尚雯婕心胸非常宽广”

谭维维在创作《谭某某》时曾纠结于歌词的尺度把握,但最后在高晓松等人的鼓励下勇敢地把自己内心真实感受表达了出来。“当时和高晓松喝酒喝高了,就一股脑地把我当时比赛的情绪都聊出来了,才有这首歌。”谭维维觉得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自我,能有机会把它表现出来对提升个人自信心有很大帮助,所以不会太在乎关于这首歌的负面评价。[详细]

爱心无界限 赈灾无“大牌”
爱心无界限 赈灾无“大牌”

玉树地震后香港演艺圈发起了“情系玉树大汇演”赈灾活动,当时谭维维到香港参加演出之后感触颇深,“艺术家到了那种层面的时候,真的可以放下很多东西”。 那时候,谭维维刚刚结束了青海的赈灾义演就接到青海电视台的邀请,想要她代表青海台去参加香港那边的大汇演。“可能是我唱了很多藏歌,和青海人也特别有缘”,谭维维之前还由于自己不是青海人而心生芥蒂,但想到这点后就连夜飞到了香港。 [详细]

  • 在我参加超女的时候,心里有一种不屑,是一种舍我其谁的状态,但是我压抑着,我觉得那个时候应该表达出来,而且超女本身不是一个比赛唱歌的节目,我觉得更多是一种精神上的,精神领袖,或是个性的树立,在我最需要表达我的力量时,我选择了往里收。
  • 我觉得我还不足以承载大爱的东西,虽然民族的是世界的,但它太广泛,那个东西真的特别深,不是一个小我的谭维维可以表达的,需要很深的阅历和底蕴,我觉得我现在达不到。
  • 我面对一个特别美的美女,我也可以说她样样不如我,因为够自信,这是自己给自己的鼓励,大家不要较真。

小编感言

敢于正视自己,同时也充满了自信!

精彩图集

<< 更多

访谈实录

<< 更多

主持人白涛:各位好,欢迎光临这一期的网易亚运公益明星,我是白涛,最近有一个发片艺人,有一点遗憾,之前我在香港出差时她就在演出,那次的演出也和公益话题有关,可以说和她失之交臂,但经过制作人辛苦的努力,终于把她请到了演播室,我相信更加宽松的环境能够让她和在场网友们共同聊一聊公益、聊一聊亚运,她就是谭维维。
维维你好。


谭维维:白涛你好。

主持人白涛:前面好长吧。
谭维维:还好,网易亚运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维维。

主持人白涛:真的很遗憾,如果当时知道你在场,我绝对会和你聊一聊。
谭维维:当时去得特别局促,我也是头一天接到通知,第二天才飞过去。

主持人白涛:这个话题之后再聊,先从你的新专辑聊起。这个发型也是那个颜色吗?
谭维维:尽量往那个颜色靠,因为那个颜色很不好染,在日本染的,那边的染发技术还是很高。

 

谭维维拿《谭某某》骂自己 称尚雯婕心胸宽广

 

主持人白涛:我看每次主持人都会开一个不是很好笑的玩笑,有请“谭某某”,其实之前就听过《谭某某》的歌了,还是跟大家聊一聊吧,怎么会想到唱这种有点小反叛的歌曲?
谭维维:虽然聊过很多遍了,但每次聊这个事情也是出于提问人的尊重,《谭某某》是喝酒喝高了聊出来的。做这张专辑的时候请来了高晓松老师,他还是希望回归一个真实、真诚的谭维维,然后就跟我聊我的生活、我的童年,各方面都聊。但其实真正让大家熟知的还是从比赛开始,那就从比赛开始聊咯,我就一股脑的把我当时的情绪都聊出来了,像祥林嫂一样,所以有了这首歌,我觉得这首歌80%都是属于谭维维自己的生活。 当然,音乐作品,大家都知道,是有创作成份在里面的,我觉得挺淋漓尽致地表达了我,虽然它不叫谭维维,但它可以叫《谭某某》。

主持人白涛:你现在是不是希望你的粉丝都叫你“某某小姐”?
谭维维:其实可以的,因为每个人心中都有个某某,如果能找到一个适当的机会把这个某某呈现出来,其实是一个增长自己自信的过程。

主持人白涛:讲话一定要一碗水端平,刚才你讲到了一个制作人,其实还有一个制作人,汪峰老师,上次汪峰老师在参加我们的节目录制时夸到了维维,说你唱功特别了得,聊一聊和汪峰老师的合作吧,其实我觉得他挺难聊的。
谭维维:我不认识他的时候其实跟你的想法一模一样,又难聊,又难接近。我们俩其实是因为……应该说是一个小冲突,因为他一直在用自己的乐队,在08年丽江演唱会的时候我捷足先登,把他的乐队请过来为我做这场演唱会,结果他也需要,正好冲突了。后来他就去现场。

主持人白涛:小本儿就记上你了。
谭维维:对,后来他排练的时候正巧我在那儿排练,他就在那儿看,哎?怎么回事啊?哪个人啊?那时候就认识了,后来和他一聊(感觉)他不是我想象中那么不可接近,挺好的,而且我觉得音乐真的可以给我很多音乐层面更新鲜的东西,而且他在跟我做音乐的过程中特别认真。

主持人白涛:抛开八卦杂志和网站(的传闻),我亲自听到有人夸你,其实这些人都是挺酷的人,刚才我说了汪峰,他是制作人嘛,夸夸你也是应该的,还有一个你可能想不到,郑钧老师。
谭维维:哎?好喜欢他啊!

主持人白涛:是吗?那是在07年底,有一次郑钧来我们网易娱乐做客的时候,当时我是主持人,我就直接问他,所有的超女里你对谁印象最深刻?他直接说谭维维,而且他说他曾经跟你演出,觉得你当时现场的表现、唱功确实让他大为震撼。那次演出你还记得吗?
谭维维:在拉萨的时候。我唱完之后,因为我知道他要来,说实话我一直很喜欢他的音乐,我就一直……那天我穿的是藏装,我就端着一根洁白的哈达,在他上场之前献给他,希望他演出成功。你知道我还做了一个很蠢的举动,接着又拿了一个哈达,在他下场的地方又等着他,“恭喜你演出成功”,真的就是这样。

主持人白涛:有头有尾。
谭维维: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他的音乐。

主持人白涛:在媒体前也不吝啬对你的夸奖之辞。
谭维维:真的谢谢他。

 

尝试新的东西并不代表转型

 

主持人白涛:承载了这么多人对你的厚望,这次带来《谭某某》这张专辑,我相信你心里多多少少肯定是兴奋,有没有紧张的压力和情绪在?
谭维维:挺紧张的,压力还好,就像高晓松老师说的,紧张是因为这张是还原一个谭维维,我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因为有很多以前没有表露过的言语,而且也尝试了一些不同的东西,很多人都会说我是转型,虽然我觉得“转型”这个词好象不大适合我,但既然大家有了感受,我也允许大家这样说,所以紧张是必须的。

主持人白涛:压力不存在吗?
谭维维:三年出这张专辑,自己出的专辑太少了,手指头都算得过来,这是一个压力,没有作品的压力。

主持人白涛:我知道维维的演出其实有很多,而且效果特别好,包括粉丝在的时候,现场的互动、你的粉丝团也都特别热情,非常疯狂,但有时候也会无奈于属于自己的曲目太少了。
谭维维:对,特别少,跟自己比的话,你想,三年出一张专辑,有的人可能十年出一张专辑,但我觉得我真的是太久没有出作品了。

主持人白涛:我特别奇怪,这个问题我相信你在其它场合也回答过,记得在湖南卫视某一个演出你唱了《谭某某》的一个片断,跟几个超女一起。
谭维维:对,芒果粉丝节。
主持人白涛:我觉得那次真是太大胆了,像歌词里的“我站在冠军左边陪她嬉皮笑脸,她样样都不如我……”出来之后你有没有和某人打个电话沟通一下?
谭维维:其实最开始的时候,那时候我特别犹豫写这句话,因为我自己写了一版歌词,写的没有那么直接,但是高晓松老师和丹妮姐他们一直鼓励我,给我勇气,他们认为你不用那么较真,你只是把你的态度放到你的音乐里,而且当时聊天时你回顾比赛完的状态,那种狂妄,那种不可一世,你就是这样想的,为什么你不直接一点,还要拐弯抹角,反倒显得这个人很……

主持人白涛:很假?
谭维维:对,要么你就直接说,何必呢?你都已经说了,还不说个透彻,他们给了我一些鼓励,我也决定这样做。其实我心里一直在咯噔,因为平时大家还是有联系,关系都在那儿,没有什么仇怨的,但我又觉得……怎么开口说这个话呢?后来在过年时找到一个契机,还是厚着脸皮,我觉得应该对这个事情做一个你自己的(解释),毕竟会给别人带来伤害,这是我最不愿意的,这个作品出来之后唯一心里特别纠结的事情,因为提及到了,或多或少总是会影响别人的生活、工作、情绪,我也就沟通了。没想到别人的心胸是非常宽广的,她知道我不是在针对她,我是在骂我自己,但词面上的意思,很多人听到前四句就已经崩溃了,觉得谭维维疯了,完全接受不了。其实有时候写音乐就是尽量让听得懂你的人去听,听不懂的人、不喜欢的人,我觉得也可以让他们有一些感受,不喜欢的感受我也可以接受。
主持人白涛:其实维维你是很有运气,碰到了一个好说话的人,雯婕我们也很熟。
谭维维:要不她也写首歌说说(笑),其实在国外很多地方都是这样说,内地乐坛比较少。

主持人白涛:还没有形成一种风气。
谭维维:大家可以尝试多把态度放在音乐里,音乐这个载体是没有善恶的,是最好的。

主持人白涛:有机会的话看看网易能不能做这件事儿,促成你和雯婕一起唱这首歌,一定特别热闹,特别好玩。
谭维维:对,昨天我还跟一个朋友聊天呢,可能我的形象不大好,现在大家都会觉得胖胖的,长的不好看,但我面对一个特别美的美女,我也可以说她样样不如我,因为够自信,这是自己给自己的鼓励,大家不要较真。

主持人白涛:但通过你的字里行间我发现一个问题,你虽然这么大胆地写出了歌词,但实际你也会倒吸一口凉气,因为你自己本身并不是这么出位的人。
谭维维:对,因为年龄,在我参加超女的时候,心里有一种不屑,是一种舍我其谁的状态,但是我压抑着,我觉得那个时候应该表达出来,而且超女本身不是一个比赛唱歌的节目,我觉得更多是一种精神上的,精神领袖,或是个性的树立,在我最需要表达我的力量时,我选择了往里收。但到了我这个年龄,28岁了,应该稍微平静了,最开始我一直在做一张属于我想表达的东西,都是比较闷骚,适合我现在说的话,虽然音乐做到最后是做气质,但在这个过程中必须要找到自己的个性,高晓松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把我的个性慢慢(挖掘了出来),以前掩埋得比较深,现在一点点挖掘了出来,以前藏得特别深,把棱角全都收起来了,如果当我老去,发现从来没有把真诚的自我表现出来,可能我会后悔。

主持人白涛:维维,我看你说话用了很多比较沉淀的词,什么“我老去的时候……”、“年龄”,这些词作为主持人都不敢提的,特别是面对女明星、女歌手。
谭维维:因为我觉得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逃避年龄的问题,我也不可能装嫩,因为本身就这样了,是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主持人白涛:就像这首歌一样,《谭某某》,让大家认识一个真实的谭维维就对了。我在拿到文案时对一个词语特别有感情,“摇滚诗歌”,现在好少有人说“诗歌”了,觉得是特别拗的词。
谭维维:对,矫情。

主持人白涛:你怎么又把它捡起来了?而且是“摇滚诗歌”。
谭维维:其实这是公司的企划、定位,我不想拿着一面旗帜来呼喊“我这张唱摇滚了”,我觉得摇滚是一些精神层面的东西,并不是你做的很噪,你的东西很重,或是浅表上大家对摇滚的定义,我绝对不敢自己拿着旗帜摇“我就唱摇滚了,你看,很牛!很棒!”不是这样的,只是公司认为如果你做一个产品需要有一个标签,而确实……我们请来的两个制作人,他们自己的作品,在文字上就有一种诗词歌赋的感觉,在精神层面,他们俩也是特别摇滚的,我们三个人的性格可能不一样,但这一点(是相同的),达成了一致,我们三个人都想把最真诚的一面用音乐的方式告诉大家。

 

“我还不足以承载大爱的东西”

 

主持人白涛:难道说之前那个经常唱民歌、非常清爽的谭维维就不是你心中真正的谭维维的形象?
谭维维:我觉得是不同的年龄诉说不同的状态,你刚刚说的唱藏族歌,有民族风格的歌曲,你知道,我16岁从小镇……我算是大山里走出来的,从那个地方到城市里,那时候我觉得就应该直接地表达,就是喊出来的,山里来的嘛,就是那种最纯粹的,而且那时候很流行这种。我那时接触的音乐人都很想做世界音乐,那时我不明白什么叫世界音乐,每天听的都是他们给我的比约克,那时候很小,觉得根本听不懂,但他们在不断地引导我,而且告诉我只有民族的东西才是世界的。然后我就傻不愣登的跟着学、跟着模仿、跟着唱。但到了现在,我觉得我还不足以承载大爱的东西,虽然民族的是世界的,但它太广泛,那个东西真的特别深,不是一个小我的谭维维可以表达的,需要很深的阅历、底蕴,我觉得我现在达不到。所以我现在更愿意先把小我的谭维维掏出来,先把自己讨好,然后让大家认识到有这样一个态度的人,当我到了三四十岁,还可以完成世界音乐的梦想。

主持人白涛:不会放弃?
谭维维:当然不会。
主持人白涛:只是搁置,把它当成一个目标。
谭维维:我觉得音乐梦想一直在,它和你去哪儿演出、和你的工作、通告是不一样的,可能你会满足物质上的东西,也会满足于工作带给你的刺激,但音乐梦想一直在那儿,当我到了合适的年龄,当我的心理足够强大时,肯定还会继续去表达。

主持人白涛:维维,说一个比较直接的问题,你身边的很多朋友多多少少会为你有一点小小的惋惜,这么好的条件、这么棒的唱功、这么好的人缘儿,就差一首让大家耳熟能详,一唱出来就知道是谭维维的歌的作品,你的这张专辑有没有把希望押在《谭某某》这首歌上?
谭维维:你刚才说的,我相信是每一个歌手都特别渴望的,但这东西真的可遇而不可求,你也不知道怎么会突然某一首歌一下就火了,我觉得这在做音乐时是不能设计的,除了刚才我说的比较高端的气质、个性,音乐最最主要、最最直接的就是好听,不管你在说什么态度、挖掘什么真实,最主要的还是好听。

主持人白涛:我相信维维做到了,的确,她的每张专辑都有着良苦用心在,袁惟仁老师也来了、高晓松老师也来了,汪峰老师也来了,还愁没有好歌曲吗?总之大家用比较轻松的心态听你的专辑、挖掘里面好听的歌曲就好。
谭维维:对,如果大家觉得好听就多听一下,不好听,就把它放到一边就行了。

 

聊电影聊父亲聊出《离去之前叫醒我》 高晓松说专辑终于完美了


主持人白涛:非常豁达的态度。编辑在做这次提纲时写了一首歌给他印象特别深刻,叫《离去之前叫醒我》,写给爸爸的一首歌,哭着录完的。
谭维维:对,这首歌有两个版本,本来这个版本最早是汪峰写的,词曲都是他,整张专辑完全做完了,十首歌,最后一次聊天,又是一个喝酒夜,跟高晓松老师在那儿聊,他说我觉得有点儿遗憾,觉得你这张专辑里自己坚持的treepop15分钟的作品让你完成了,挖掘你内心、表达你态度的东西也都写进去了,但觉得谭维维好像应该更有血有肉一点,然后就在那想,我说那好吧,想不出来就放到一边聊起了电影,聊着聊着我聊到了小时候和父亲的细节,他说有了!因为我跟他讲我和父亲的每个细节和点点滴滴,就像说电影,说镜头一样一个个说出来。他说这张专辑完美了。
    当天晚上他回去就把我讲的所有这些,一个个镜头的东西用歌词表达了出来,给我发了邮件,我记得那封邮件我是早上8点收到的,他说他一夜没睡,把你的东西写出来了,是哭着写出来的。
    当我看到时我没有像他一样哭,我很平静,因为当一段感情特别深刻时脑海里是苍白的,不会像他那样哗啦啦大哭一场,因为那时人是木的,因为他真的是写的自己。有了词,但又没有曲,他也很良苦用心,回到美国过年,想找那边的乐手写,但中西方文化确实存在差距,没有找到特别适合的。后来有一个主题,以前每天早上六点我爸爸都会到床前看我睡的怎么样,有了这个细节之后我们突然想到汪峰大哥这首歌,《离去之前叫醒我》,我们就跟他商量能不能把曲给我们,开始他犹豫,因为那个词太写实了,很直白,而他的曲是比较诗意的,好像不搭。
    最后我出了一个主意,我说这样吧,让我录一版小样,如果你们觉得都OK那就用,如果你们觉得不行,那这首歌放在下一张。后来那天录小样,就是你听到的这个最终版本,一遍过。没有剪辑,会有哽咽。
    前两天我跟朋友聊天,他说你知道吗?你的专辑里我最不喜欢《离去之前叫醒我》,我说“啊?为什么?”他说因为太矫情,觉得我是不是故意哽咽,去哭的。我说真的是因为一遍过。当我录完小样给高老师和汪峰听的时候,高老师说,就这样了,不要再录了。因为再录你会去装,想要达到前面的情感,但永远不可能达到,第一遍是最真实的,所以现在你们听到的就是一个字儿都没有剪的。

主持人白涛:音乐是开放的嘛,允许有朋友说你矫情,也允许有朋友说你用心呢。
谭维维:还有朋友说我无病呻吟,无病呻吟也是一种病。

 

“关爱玉树”赈灾现场:被谭校长等香港艺人认真赈灾的态度感动


主持人白涛:刚才带来了一个引子,之前究竟是怎样的机会让我和维维擦肩而过呢?就是因为香港举行的“情系玉树,关爱行动”赈灾晚会,还是从头聊起吧,怎样的机会得到了邀请参加到这样大型的活动当中?
谭维维:我不是刚刚参加了青海的赈灾义演嘛,刚刚从青海回来,就在去香港义演的头一天,我接到了青海卫视的电话,他说你能不能代表我们青海台,作为青海台的演员去香港?我说我特别愿意,但我不是青海人啊。因为青海那边有很多藏族人,没有临时的通行证,不是特别齐全,可能因为我唱了很多藏歌,跟青海人也特别有缘。他说其实在这个事情上没有哪里人的区分,你心里不要有那个芥蒂,我说好,当时连夜就飞到香港了。

主持人白涛:你的身份特别特殊,不仅代表艺人本身呼吁大家捐钱,更代表了受灾省份,代表广大灾区的人民去的。
谭维维:我当时心里还是挺复杂的,大家把这个重托给我,还是挺荣誉的。当我去那边,看到香港演艺圈人士对我们青海人的良苦用心,我看所有大腕儿都在走道里坐着,每个人从开场到最后谢幕结束没有一个人离开,没有一个人怠慢,大家都知道,像那些天王巨星出来都是风风光光的,很多助理,有独立的化妆间,但在那一瞬间,所有人都在后台坐着。还有一个细节是谭校长,因为我在青海义演时跟他有过交流,他也看了我们整台晚会,他挺感动,就有了一面之缘,在后台的时候他突然看到我和青海台记者坐在那儿,好像没人招呼,他就走过来,说你们的节目……真的,那一瞬间他就像一个义工一样,跑前跑后,帮我们对接流程,告诉我们该在哪个地方上场。那时候真的是……除了热心以外,作为一个……

主持人白涛:资深艺人?
谭维维:我觉得是艺术家,到了那种层面的时候,真的是可以放下很多东西的。包括我在台上,晓莉姐(吴晓莉)她一直在鼓励我,因为时间特别短,我们几个人说话的时间很短,要用很短的语言来表达。晓莉姐说,我知道维维是代表青海过来的,她是成都人,四川人,我希望她用藏歌带来一份祝福,感谢香港同胞对灾区的挂念,我虽然只唱了一句,但那时候我觉得特别自豪。


主持人白涛:当时你现场演唱的是《祝酒歌》?晓莉姐让你清唱的歌曲也是《祝酒歌》?
谭维维:对。大家会纳闷为什么会选择一首迎接朋友的歌,最开始他们也说不应景,这首歌是欢乐的气氛,为什么我要坚持唱这首歌,还是希望给生者,给继续生活下来的人带去更积极、更向上的希望,包括当时汶川地震时,我在前线当志愿者,每天在那儿搬砖,发放物资,在那么艰苦的情况下我都能看到我的家乡人,四川人那么的积极、那么有希望,所以希望用这首歌去迎接那些香港的朋友,当我们重建的时候希望他们去人间最后一个天堂玉树看一下。

主持人白涛:经历过汶川地震,你自己在汶川地震的前前后后也充当了很多角色,作为一个艺人带来了很多歌曲,作为一个义工,实实在在的为灾区人民带来服务,这次玉树地震,维维有没有给自己定一些希望做到的事情?或是希望为灾区人民带来什么?
谭维维:有一点特别的情感,以前因为唱藏歌的原因我去过玉树,而且在玉树有很多朋友,帮我写过好听歌曲的藏族作曲家也有玉树的,所以比较特别。我这块比较关注的是……因为在汶川地震时我就经历过一些,一些朋友因为地震而截肢,这次我特别到青海那边的残联,有一个专项基金,为(因为地震而截肢)的朋友装假肢。

 

灾民更需要心理关怀


主持人白涛:给他们做心理辅导。
谭维维:虽然我做的比较少,基金的费用也比较少,但尽量能帮多少人就帮多少人。

主持人白涛:这两个地方确实跟维维有联系,一是家乡发生了灾难,自己作为家乡的一分子肯定义不容辞,另外一方面又是自己喜欢的、习惯的音乐土壤,而且有很多朋友在,相信这两次对于你来肯定也是内心的重创,当你知道玉树发生灾难时,还能否回想起当时自己的状态?
谭维维:因为我的手机可以上网,那天我一整天都在做通告,在车上的间隙我点开上网,当时我就傻了,赶紧拨那边朋友的电话,一开始打不通,我就比较着急,打了另外藏族朋友的电话,慢慢知道一些在那儿的朋友已经出来了,但也有朋友的两个家人去世了,还是很着急,因为这个地方有真正的朋友,因为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和联系,很着急。

主持人白涛:你也去灾区看望了受伤的灾民,不知道(根据)你自己得到的讯息,你觉得灾区人民最需要的是什么?
谭维维:我觉得最需要的可能是心理上的关怀,有一个细节,汶川地震时就像我刚刚说的,我们去医院看小孩,他们都是截了肢的,身体有过重创,一个小孩他一直在那儿拔他自己的针管,他觉得这不是医院,他一直在恐惧中还没有缓过劲儿来,特别害怕,一直嚷着要出去,要离开这里,他说这里是地狱。那一瞬间我觉得他们太需要心灵、精神上的安抚了。
还有一个小孩给我的印象特别深,他长得特别漂亮,在那儿不说话,看到我跟乐乐(杨乐乐),因为我们是大人,所以更难受,情绪都不高,后来他看了我们两眼,他说“姐姐,要不我给你唱首歌吧。”那一瞬间,我们两个大人就崩溃了。其实那一瞬间他带给我们的更多是坚强与希望,那时候我们就一起唱了一首歌,他都没有哭哦,我们还在那儿很难过。
肉体上的伤痛很快可以愈合,心灵上(的伤痛)还需要我们更多地复位。

主持人白涛:说得太好了,中国第一部城市主题的电影《成都我爱你》维维也有参与,那是什么时候拍的片子?
谭维维:去年。

主持人白涛:演什么样的角色?
谭维维:我演一个和我自己性格、职业比较像的角色,一个鼓手。桑巴亚(音)的鼓手。

主持人白涛:很有意思的经历吧?
谭维维:对,《成都我爱你》,分为过去、现在和未来,都跟地震有关,我演2029年的一个女孩,未来的,经历过地震,导演是崔健老师,我觉得挺有趣的,整个过程特别有趣。

 

谭维维自称小时是短跑运动员


主持人白涛:接下来聊一聊比较轻松的话题,聊一聊亚运会,聊一聊体育精神,我们把对于灾区人民的牵挂还是用实际行动(来鼓励他们),歌星多唱歌曲鼓励他们,多募捐,老百姓也多捐钱捐物。说起体育,这里有一个称号:中国国家登山队音乐形象大使,还去珠峰逛了一圈,08年的时候是吗?
谭维维:那个时候挺骄傲的,去了珠峰大本营,我是真的看到圣火从珠峰走下来的,虽然从山上看不到,那太远了,基本离我有一百米吧,我看着他们走过来,那一瞬间,哇,太神圣了。


主持人白涛:真的是千载难逢。
谭维维:什么高原反应,没啦!


主持人白涛:维维你曾经还有一段(跳了)奥运加油操?
谭维维:那时候是我跟歌迷一起编的,好搞笑。


主持人白涛:今天能不能为亚运编一套亚运加油操?
谭维维:我都忘了。


主持人白涛:你觉得哪些手势可以表达自己对亚运会的支持?
谭维维:这些……


主持人白涛:鼓励、支持、热烈,表现自己开心的状态,其实我们亚运会也特别期待更多朋友能够陆续把注意力关注到继北京奥运会之后的又一大国家体育盛事(上来)。
谭维维:对,那时候印象很深的是有一首歌“我们亚洲……”小时候觉得一定要学会这首歌才能称得上是歌手(笑),1990年的时候吧,才几岁呢,但都能感受到全国狂欢的氛围。


主持人白涛:如果维维有机会参与到亚运会相关演出中,演唱亚运歌曲,你觉得应该在这里面加入多少属于谭某某的音乐特质?希望是怎样一首歌?
谭维维:(唱亚运)歌曲我真的没有奢望过,真心话,以前奥运会的时候我说过,我想当球童,其实我这次更想……比如我们可以用歌声去迎接外来的裁判、运动员,在他们特别累的时候端上一杯茶水,给他们唱一曲特别有中国特色的歌,让他们觉得不那么累。


主持人白涛:比赛前送一个哈达,比赛后又送一个哈达。总之是把主办方对他们的欢迎之情表达出来。听说维维前不久拍了一组运动主题的照片,有一句宣传词就是“跑,每个女孩心中都有一个充满能量的小宇宙”。能不能跟大家聊聊你心中的运动精神?


谭维维:我小时候,真的,差不了多少我就真的成为运动员了,只是我们那个地方太小,没有办法参加一些考核,小的时候我就是我们学校的短跑种子选手,因为我爆发力强,短跑、跳高、跳远,有爆发和弹跳力,那时我就觉得当我奔跑时特别自由,因为我们那里是山村,你可以在山上、田野间、池塘边奔跑,如果我现在奔跑,我会特别能找到童年的感觉,就是一种简单、纯粹、自由。所以我挺喜欢奔跑这项运动的,它可以让你和自然特别接近,当你跟地面、空气直接交流时,那种感觉很神奇。


主持人白涛:在这里要向各位网友透露一个细节,当维维坐到录制现场时,我记得你刚刚说了一句话“11月12号”,肯定没错,也可以去了解更多有关亚运会的相关信息和知识,这样吧,我也代表网易亚运的朋友们邀请维维亲临现场,来广州看亚运会。
谭维维:可以可以。


主持人白涛:争取11月份来到广州,如果有档期的话来支持我们的亚运。

谭维维:肯定是一票难求,如果可能的话……刚刚说了,(希望)当志愿者,如果有这种机会,应该挺棒的,如果不行的话,咱们也可以去现场亲自为世界各地的运动员,包括中国的运动员加油。


主持人白涛:节目会给亚组委领导看,他们获取这个信息一定会特别高兴,知道维维愿意为我们中国体育的强大、中国这个国家的强大作出自己的贡献。好的,谢谢维维。
谭维维:谢谢白涛。



微博围观

<< 更多
关于“”,你也来说说
还可以输入163
关于,大家也在说(共条微博)
查看更多
登录网易微博
下次自动登录 建议在公用电脑上取消该选项
没有网易通行证? 点击注册
你可以将你的常用邮箱注册成为网易通行证,或
者注册一个新的网易邮箱。
提示

往期回顾

<< 更多

合作媒体:

主编信箱 给网易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