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微博

本期导读:94年广岛亚运会上,15岁的小莫慧兰在体操赛场上一举夺得5枚金牌,也让世界朋友见识了她的“莫氏空翻”。从运动员变身知性主持人,莫慧兰回顾当年体操场上的辉煌战绩,坦言自己暂露头角的脾气,是教练把自己从骄傲中拉回来,感言比赛最难的是超越自我。谈及公益,以身作则的莫慧兰呼吁大家关注环保、关爱弱势群体,并希望以自己的行动感染大众。对于即将举办2010广州亚运会,莫慧兰相信广州定能办出一场精彩的亚运会。

本期公益明星

莫慧兰

体操冠军 主持人
1990年,十一岁的莫慧兰就被选入国家体操队,到1997年退役。在国家体操队的7年间,莫慧兰驰骋在体操赛场上,她那独一无二的“莫氏空翻”莫不让人瞠目惊叹,出色的表演以及精湛的体操技艺,为她赢来阵阵掌声和各种荣誉,在1994年广岛亚运会上就包揽了体操的5枚金牌等。退役后,远去了年少时的光环,莫慧兰开始专攻新闻学业,做起媒体工作者。事实证明,曾经的体操冠军莫慧兰,做主持人一样出色,如今她已是凤凰卫视的主持人。[详细]

精彩视点

<< 更多

嘉宾语录

<< 更多
 是教练把自己从骄傲中拉回来
是教练把自己从骄傲中拉回来

广岛亚运会中独拿五枚金牌,书写了莫慧兰体操生涯中最辉煌的一页。当时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著名的“莫式后空翻”,甚至国际体联也将其誉为“下世纪的动作”。年少成名给莫慧兰带来了极大的关注度,“当时走在餐厅里黑人都是盯着我看,都说我很棒”,但这也在潜移默化助长了莫慧兰的骄傲心理。广岛亚运之后,莫慧兰一度沉溺在亚运的辉煌之中,幸得教练的及时点拨,才重回正轨。[详细]

“生活在大城市里需要净化心灵”
“生活在大城市里需要净化心灵”

汶川地震期间,莫慧兰曾几度亲赴灾区看望幸存下来的受伤孩子。“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对待死亡对待未来生活的态度,让我觉得很惊讶”,在几次探访之后,莫慧兰对生活的态度也有了转变,“看到他们的状况我觉得我自己真的好幸福”。现在的莫慧兰也会看一些佛教、心理调节类的书,企盼在其中找到更好的生活心态。 [详细]

  • 体育比赛最艰难的就是超越自我,小的时候没有压力,拿完冠军之后就想去保冠军,这个时候心理压力比较大。
  • 在那个年龄,无论是男孩女孩可能都会因为鲜花和掌声迷失自己,这个时候领导和教练给你不断灌输更新,要求更严格,才可能跨越这个台阶,那个时候教练也是及时把我从骄傲的边缘拉回来了。
  • 我现在也会看一些佛教类的书、心理调节的书,我觉得现在的人在大城市生活得时间长了需要净化一下自己。

小编感言

莫慧兰的家布置得很简单,但很温馨舒适 。

精彩图集

<< 更多

访谈实录

<< 更多

主持人:大家好,我是网易亚运的白涛,今天我们请来了大家非常熟悉的莫慧兰作客我们的访谈,她是北京亚运会20年中国品牌最耀眼的红星之一了,每当这个名字都会引起大家很多的记忆,她的莫氏后空翻、五块金牌的辉煌战绩,现在掌声有请我们的嘉宾莫慧兰。

莫慧兰:网易的网友大家好,我是莫慧兰,很高兴在这里跟大家见面。

 

94年亚运会是一个转折点

 

主持人:我们从1994年广岛亚运会的五块金牌开始,我看你这里有一张照片,这个是?

 

莫慧兰:这个照片就是在比赛当中的,亚运会可能比这个稍微小一点。说到亚运会我觉得自己蛮幸运的,第一次参加这种综合性的比赛就能拿到这么不错的成绩,我觉得除了自己的努力之外还是有一部分运气。

 

主持人:很多人认为你5枚金牌的战绩,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可以超越了,你自己在体坛的位置是如何定位的。

 

莫慧兰:其实我自己没有把这个看得很重,因为亚运会毕竟是奥运前期的练兵,可能对于教练的期望值或者是对于运动员自己来说,只是三个台阶当中的第一个台阶,不是很重,真的是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及所以亚运会在我生命当中是一个转折点。

 

崭露头角耍脾气  教练把自己从骄傲中拉回来

 

主持人:回忆起当时备战亚运会时有没有印象比较深刻的事情?

 

莫慧兰:参加亚运会之前我还不算队主力,经过长时间训练,到亚运会之前我曾经放弃过一次,那时候刚刚崭露头角,但是又没有参加比赛,只是领导觉得你要好比、能上,但是上之前觉得自己长大了,可以跟教练耍脾气了,亚运会教练还是希望我多锻炼一些新的动作,给我施加了不少压力,我觉得我根本完成不了你干嘛非要让我做,老失败,没信心了,然后教练强迫我做,我觉得教练很没理,我跟他说我不想练了,你这样对我我肯定是受不了的,我跟领导打报告说我不练了。这是在亚运会之前半年多时间,那个时候一个是需要提高难度,另外就是加强稳定性,这个阶段是很辛苦、很重要的,在这个时候我顶不过去了,但是我自己明白其实也是跟教练耍脾气。

 

主持人:你当时对自己心理应该充满了某种信心,第一耍脾气有资本,特别是这个行业,用成绩说话。

 

莫慧兰:亚运会之前有一次比赛,那回是第一次参加全国比赛,也是很高兴得一次,在所有一线队员都参加的全国比赛中我突然参加这个比赛了第三名,我觉得特高兴,因为证明了自己,这个比赛之后就是亚运会。可能那时候小孩翘尾巴,有点那个心情,所以就会跟教练耍脾气。

 

主持人:当时队里最寄希望的是谁?

 

莫慧兰:那个时候应该是我了。

 

主持人:之前一段时间呢?

 

莫慧兰:因为女子体操的年龄分得挺细,有两个比我大一岁左右,他们两个夜袭教练蛮看重的队员,当时是看重单项,我是只看重高低杠一个项目,也看重他们,但是他们也是后起之秀,没有经验,所以亚运会也没有给我太大压力。

 

主持人:拿着五块金牌回到国内,我相信莫慧兰在中国体操的位置就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莫慧兰:亚运会从一个小孩突然间所有人在关注你,包括当时比完之后去餐厅吃饭,很多黑人都看着我,那个意思就是很棒,我觉得很奇怪,怎么这样啊。第二天在亚运村就照相,我觉得很烦,怎么让我背着这么多金牌照相,因为太小了没有这种概念。回国之后就是很多饭局,然后要开始训练,我觉得说为什么不让我休息让训练,后来在训练当中我练得不是很好,也不是很用心,教练就很认真地批评了我一次,很严厉。因为在教练看来亚运会只是亚运会,毕竟不是奥运会,那次印象还是挺深的,说我不要以为拿了亚运会冠军就怎样,自己也好好反省了一下。

 

主持人:教练的谈话,影响了自己。

 

莫慧兰:对,在那个年龄,无论是男孩女孩可能都会因为鲜花和掌声迷失自己,这个时候领导和教练给你不断灌输更新、更严格要求自己的信息,才可能跨越这个台阶,那个时候教练也是及时把我从骄傲的边缘拉回来了。

 

比赛最难超越自我

 

主持人:亚运会包括后面一系列赛事出色的表现,其实也给大家带来更多的期望,大家都期望运动员,可以说在运动员生涯中最重要的一个拍中—奥运会上有所建树,现在提起1996年的时候是什么感想?

 

莫慧兰:我觉得亚运会和奥运会区别还是很大的,会有一点遗憾,因为亚运会之后是世锦赛,再就是奥运会,我们教练当时给我做了三个台阶,希望我三个都能迈上去,随着年龄的成长,体育比赛最艰难的就是超越自我,小的时候没有压力,拿完冠军之后就想去保冠军,这个时候心理压力比较大,1996年奥运会的时候觉得亚运会世锦赛都拿了,应该是奥运会也要拿的,比赛之前自己的状态就不是特别好。

 

主持人:是不是求胜心切?

 

莫慧兰:压力特别大,觉得一定要拿,不拿会怎样怎样,想太多这种东西了。也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教练也不知道用怎样的方式让运动员克服心理上的压力,因为教练带我是第一批运动员,所以也没有太多经验,我觉得他也挺紧张的,就发挥得不是特别好。

 

主持人:比赛之前有没有想过这场比赛,可能对你来说是最需要突破的一个瓶颈,是一个最关键的步骤,现在来想对于那样一个孩子式的运动员,这种挑战是不是太残酷了。

 

莫慧兰:对,我们那代运动员确实压力会比较大一些,现在的体操他们基本是练一套动作就可以了,就是练自选动作。我们当时的规则没有改变,必须是自选加规定动作,也就是每天练习八小时的同时,现在的队员可以重复练这一套,我们必须要练两套,而且那套规定动作与自选动作之前比,这套动作练得又没有自选动作那么地熟能生巧,其实所有的的失误都是在规定动作上,两个分加在一起才能进入决赛,结果输在规定工作,就没有机会进入决赛了。应该说那个时候确实也没赶上特别好的时候。

长胖对体操不利

 

主持人:很多人会说是奥运会之后是人生低谷,有一段时间弹不出来,很纠结,你有没有?

 

莫慧兰:有,奥运会之后面临一段很纠结的时期,但是后来有全运会,全运会是必须代表各个省市比的,那段时间自己也挺痛苦的,奥运会之后自己长胖了,长胖对女子体操来说是一个很难迈过去的坎,自己一下子就没有信心了,所以全运会也是比得不怎么样,全运会之后想了很多,1998年的时候就退役了。

 

与佩服霍尔金娜相互欣赏

 

主持人:你觉得你同一时代的优秀运动员,比如霍尔金娜等等,你个人比较欣赏谁?

 

莫慧兰:我还是蛮欣赏霍尔金娜的,因为她确实是一个比较优秀的运动员,我觉得她心理很稳定。也许她紧张,但是在她的动作和脸上看不出来,很冷,你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样,在我经历的比赛时期没有看到她失败一次,所以我很佩服她。

 

主持人:你们在赛场之后有没有其他接触的经历?

 

莫慧兰:有,霍尔金娜对我印象也很好,我们俩也算是好朋友。在比赛场上大家肯定都是对手,1996年之后有一次我们在美国做表演赛,她也去了,虽然当时英语很差,但是大家在那儿瞎聊,因为有一些宴会,就觉得很好。后来我退役了,因为我是学的是新闻,1998年的时候第一次拿话筒采访,结果她看到我了,很高兴跑过来跟我拥抱,那意思是——你要采访我吗?随便啊!我觉得她是一个很重感情的运动员,这种友谊对她来说是非常珍惜的。

 

主持人:很难得一个对手一个朋友。

 

莫慧兰:对,包括去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她过来做节目,问到她中国运动员喜欢谁,她会说到是我,我们俩又在一起做节目,然后问有没有结婚。

 

选择进修新闻是因为向往记者工作

 

主持人:退役之后你选择了继续读书,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抉择?当时这个决策对你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吗?

 

莫慧兰: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确实当运动员的时候很枯燥,只有记者可以进到队里采访我们,我们是层层把关,一般人根本进不去。除了父母的工作可以了解,可能别的工作和工作环境都无法了解,只有记者,我觉得记者跑来跑去不用坐办公室挺好的,挺向往,我也想学法律,但是觉得当律师可能有点遥远,不如记者这么近,所以当时想先学新闻,可以出出境,没事采访一下运动员,当时也没有想太多,只是觉得还不错就去了。

 

主持人:人大的新闻系在全国是响当当的,有很多都是状元。

 

莫慧兰:去上学之前我也做了一些工作,无论是心理调节还是文化课的补充都做了一些准备,退直言有一批大的他们也上大学了,知道他们还是蛮吃力的,到我们这块我也是想,就得调整自己,虽然运动场上是冠军,可是人家都是高考尖子、高考状元,所以得放下自己的一些东西,虚心向别人学。

 

主持人:会不会也有一些光环?

 

莫慧兰:会有,但是我那会儿特别胖,不太能看出来,包括老师有时候就会说莫慧兰,她来了吗?就认为“她”逃课,经常会说让她到前面来坐。

 

主持人:没有开小灶,反而被更多地关注。

 

莫慧兰:也有一些小灶,因为老师也知道经过这么多年的训练,考试之前我特别会跟老师去套套近乎。我觉得挺好的,大学四年让我真正回到了当时特别向往的背着书包上学、在学校里听老师讲课的状态。

 

主持人:从运动员到一名主持人,作为专项体育的主持人,你到后面赛场采访一些运动员的时候,你应该特别能体会运动员的心情,特别是失败了的运动员。

 

莫慧兰:对,转行做记者、主持人也好有一定优势,我原来在采访过程当中基本上大家没有失约或者拒绝采访的,而且采访过程中大家挺配合,因为经历差不多,所以聊天起来会很舒服,他们也会比较愿意把心里话说出来。

 

主持人:采访一些比赛选手的时候会不会不愿意触碰他们的伤疤,有没有说这个问题是问还是不问这样的判断呢?

 

莫慧兰:也有。

 

主持人:哪一场,哪一采访对象呢?

 

莫慧兰:我采访的大部分是成绩比较好一些的,冠军之类的,当然我们节目主要是做好的部分,也有,但是时间有点长了,我现在一下子想不起来是谁了。

 

主持人:你内心肯定也会判断一下。

 

莫慧兰:对,但是有些人是这样的,他当天的心情,既然已经是触到痛点,他自己过了这么多也会把这一页翻过去了,回头看的只有也会很自然了。

 

关注环保和贫困儿童 以实际行动感染大众

 

主持人:莫慧兰你作为世界冠军,作为大家非常喜欢的运动员,你除了在自己的事业上进行规划,取得更好的成绩,其实你的行为也在影响着大众。

 

莫慧兰:对,我觉得虽然自己不是像刘翔或者郭晶晶有这么大的关注度,但是自己也毕竟成功过,对我来说我会关注很多跟环保相关的问题,还有就是贫困地区孩子上学的问题,都会关心的。

 

主持人:最近你好像参加过一个活动。

 

莫慧兰:对,我第一是觉得所有人都生活在这个地球上,我们应该好好爱护这个地球,有些人会开车乱扔东西、爱水,我都会做一些推广,接下来我们有十佳运动员组织,邓亚萍是主席,会带动大家给贫困地区的孩子送一些体育用品,用我们的体育精神给予他们更多在生活上充满希望的灌输,我们经常会做的。

 

主持人:做公益活动的出发点是什么?

 

莫慧兰:我觉得要看做什么样的事,比如环保类的是想通过自己的行动感染大家,让大家一起在生活当中注意自己的行为。其他的经常会去一些贫困地区看看孩子,他们生活很苦,我们希望让他们通过体育找到更多的自信和快乐,让他们的生活充满快乐,这是希望通过我们做了让他们感受到的东西。

 

弱势群体让自己懂得了珍惜

 

主持人:能不能回忆一下给你印象最深的一次救助或者看望?

 

莫慧兰:应该还是地震之后我们到前线,去了好几次,头一次去觉得他们很沮丧、很无辜,不知道生活该怎样。我去医院看了一个双腿截肢小孩,觉得他很可怜,有一次去医院看他的时候医生说他在换药,让我们稍等一会儿,这些孩子靠他们自己的毅力坚持到今天靠他们自己的毅力,特别不容易。我们在外面听到撕心裂肺的叫,就很难想象这个孩子有多少痛苦,医生说他每天换药都会这样,三分钟之前听到他撕心裂肺的喊、痛苦,但是当我们进到他病房的时候,他是用擦干了眼泪用很坚强的微笑面对我们,而且我在病房的时候问了他一个问题,就是地震的时候班里有多少孩子还生存,他能很坚强地告诉我们当时他们在五楼,剩下的四楼、三楼、二楼的孩子都没有跑出去,他们的老师让他们趴在桌椅底下,所以才压到了腿,其他的孩子全部都没有了,他自己很痛苦、很难受,他讲出这些的时候,我觉得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看到人死亡走向未来的生活,我觉得很让我惊讶。

 

主持人:这么小的年龄就要面对人生的生与死这么大的问题,你觉得这对他们来说未来会有怎样的影响?

 

莫慧兰:后来也跟他妈妈聊,之后包括要面对自己将来是没有腿的生活,他妈妈比他更痛苦,毕竟12岁,可能知道自己的未来,但是还没有把更现实的东西考虑进去,所以还能面对以后我们可能也会找机会再去看望他,女孩子到十六七岁才知道美、知道将来需要怎样,所以这个时候是需要更多人帮助她、走出比12岁更需要坚强的心态的时候。

 

主持人:我们经常说自己是很幸运,我们有着健康的身体、有着很好的工作,我们有很知己的朋友,你通过这样一次次看望弱势群体,对你个人的幸福、快乐的理解有没有什么影响?

 

莫慧兰:我觉得我有的时候会需要旁边的朋友也我一些激励,像刚刚聊到那个孩子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幸福,但是平时在生活当中有时候可能父母给我的压力有点大,他们会希望我们更好,人可能就是这样,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但是更好会给你增加更多的痛苦和压力,我们应该回头看看,我们可以这么自由、这么幸福,一点点告诉自己,包括我现在也会看一些佛教类的书、心理调节的书,我觉得现在的人在大城市生活得时间长了需要净化一下自己。

 

喜欢广州的双皮奶  广州定能办出精彩的亚运会

 

主持人:你对广州这个城市的印象怎样?

 

莫慧兰:我觉得很好。

 

主持人:上次去广州是什么时候?

 

莫慧兰:我去广州不是很多次,应该有一年了,我觉得广州有点热,但是我特别喜欢广州的双皮奶,还有广式的烧鹅什么我都很喜欢,女孩子购物我觉得也挺好的,有的朋友会带我们去小朋友购物。在广州生活对于女孩子来说还是蛮好的,就是热了点,冬天因为没有暖气所以对女孩子的皮肤会好一些,没有那么干燥。

 

主持人:广州马上要举行运动会了,你作为运动员肯定有一定的感情在里面。

 

莫慧兰:对,当时听说广州承办2010年的亚运会觉得挺棒的,因为广州确实是我们经济挺不错的地方,而且也举办过全运会,所以设施很完善、很新,我们应该通过大赛宣传城市,我相信2010年的亚运会会很精彩,会让更多亚洲同胞们回忆是一场很棒的亚运会。

 

主持人:最后通过我们亚运镜头,对我们的亚运健儿说出一些祝福。

 

莫慧兰:希望中国体育健儿能够在2010年亚运会中取得更好的成绩,也希望他们能充满信心参加广州亚运会。


往期回顾

<< 更多

合作媒体:

  • 土豆网
  • 我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