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非奥个人项目选手:与单打独斗无关的日子

2010-11-26 08:32:21 来源: 南方都市报(深圳)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与单打独斗无关的日子

自己掏钱带外教为国家出战,李娜亚运依旧独行。但她说,“我自己有能力,就不想花国家的钱,我要把钱省下给其他队友。”她心里装着集体呢。CFP图片

与单打独斗无关的日子

团体决赛前,梁文博帮丁俊晖系领结。这可是集体作战才有的待遇。CFP图片

跟奥运项目选手一直都是过大院生活不同,亚运会上有很多项目的选手,尤其是非奥个人项目选手,他们过的是一种单打独斗的生活

亚运会不仅让他们难得地披上一件印有“中国”字样的统一制服,更多的是有了集体的感觉,住大院(亚运村)、吃食堂、训练出行都有不止一个老师(教练、领队)带队 还有很多加油呐喊助威的自己人。

个体户1傅家俊

感动女队友集体给他当拉拉队

“M arco加油!”斯诺克1/4决赛,傅家俊对阵梁文博,先前安静的看台上,突然响起清脆的声音。叶蕴仪、吴安仪、苏文欣三位香港女子斯诺克选手,前来为她们的队友傅家俊呐喊助威。

“她们好搞笑,跟拉拉队员一样。”傅家俊非常感动,“这让我很感动,我非常感谢她们。”获得冠军后,傅家俊又再三感谢他的队友,“亚运会对我来说具有重要意义,毕竟不是有那么多的机会可以和队友、教练以及整个团队一起共同进退。这是一件光荣的事情。”

对于那些长期在国家队集训的运动员来说,亚运会可能没什么特别,不过是把群居的场所从集体宿舍换到了亚运村。但对傅家俊这样常年如散兵游勇般单打独斗的职业球手而言,综合性运动会无疑是一次温馨的旅程。每站巡回赛之前一周左右的时间,傅家俊就会前往赛地,比赛一结束,就又匆匆返回香港。队友为自己加油这样的待遇,在往日很难享受得到。所以傅家俊说,自己会尽量与大部队的节奏保持一致,每天打完比赛,他都会约上其他队友一起,乘坐班车回到亚运村。南都记者 徐显强

个体户2丁俊晖

结伴在村里换徽章特有成就感

丁俊晖已经连续参加了三届亚运会,但和一大群人住在一起,这种感觉仍让他为之兴奋。就像一个走读的学生,突然过上了住校的生活。“亚运会对于我们这些职业球员来说感觉非常新鲜,虽然这是我参加的第三届亚运会了,这种新鲜感依然存在,所以我们很珍惜这种比赛的机会。”丁俊晖说。

在运动员村里,13名台球运动员和他们的教练住在了同一个单元的同一楼层,丁俊晖和梁文博同屋,田鹏飞住在隔壁。虽然丁梁二人每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英国比赛训练,但“大家在英国就是各打各的,输完就走”。这一次不一样了,他们必须联合起来,为团体冠军而战。“三个人每天都在一起,所以我们团体赛也格外默契。”丁俊晖说。最终,他们实现了卫冕。

这个团体发生了很多有趣的故事,比如说,17岁的刘莎莎赛前紧张,连续两天梦到了金子,她的教练张树春不得不向领导请假,带她出村唱K缓解压力。而在丁俊晖的回忆中,印象最深的是在入村的时候,台球队员们结伴而行,在公共活动区内和其他国家的选手交换徽章。自己的英语优势显现了出来,这让丁俊晖很有成就感“呵呵,我也换了一部分,好高兴。”

但这样集体活动的机会并不多,比赛时间安排得很紧凑,队员们又很快离开了亚运村。“没有时间在亚运城里多逛逛,还是比较遗憾。”丁俊晖说。而这样的遗憾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弥补,由于亚运会项目即将实行“瘦身”,斯诺克乃至台球都极有可能从这个舞台消失。南都记者 徐显强

个体户3李娜

打自己的球,听小队员说国家队趣事

亚运会女子网球团体决赛结束,国家队总教练蒋宏伟带着李娜、彭帅、晏紫以及张帅四位参赛选手坐进新闻发布厅。蒋指导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感谢李娜、彭帅和晏紫三位职业选手百忙之中能够回到国家队来打亚运会。”如此“见外”的开场白,已经清晰表明了已经单飞的中国女网球员与国家队之间的“界限分明”。

这条“界限”,在“一姐”李娜身上体现得最清晰。老公姜山、外教托马斯,与打W T A的比赛一样,李娜把自己的团队也都带来了广州。赛前的日常训练,她不是接受国家队教练的指导,而是依然在托马斯的指导下完成“毕竟他们一直跟着我,对我的情况更了解。”李娜在女团夺冠后的采访中说。当然,外教来广州的机票、住宿等等费用也都是李娜自掏腰包。

而到了比赛场上,李娜也似乎并不完全适应这种国家队的比赛。蒋宏伟每场比赛都坐在旁边,一到局间休息时总要“唠叨”上几句,其他队员,包括彭帅在内,有时也会回应一下,与教练有所沟通。但李娜整场比赛,与蒋宏伟几乎就是“零交流”,面无表情地坐在那儿,擦汗、喝水、休息,听到“tim e”之后就立刻起身走回球场,与打巡回赛时的状态完全一样,仿佛身边的蒋宏伟根本不存在。

当然这并不是“一姐”耍大牌,而是打惯了职业赛的李娜完全没有听“现场指导”这种意识。“真的很不习惯。”李娜赛后谈起这个问题,“休息时走回坐位,我还是会下意识地向姜山和托马斯望过去,想跟他们眼神交流一下。但忽然听到蒋指导说话了,我才反应过来,对了对了,这是在打国家队的比赛。”

训练或者比赛中虽然保持着个人的习惯,不过既然穿上了国家队的衣服,李娜在生活上还是遵守着规定,住进了亚运村,与国家队小花韩馨蕴一屋。这种久违的集体生活让娜姐觉得很开心愉快。“我和韩馨蕴晚上经常聊很多东西,她告诉了我许多我以前在国家队都没经历过的事,听了让我觉得很有趣。”

而李娜也会与年轻队友分享她的单飞经历,告诉小花她们在技术或者身体上面与职业球员并没有什么差距,而是应该“在想法上更多积极,在目标上更明确。”

按照惯例,虽然团体比赛结束了,没有单双打对赛队伍的国家队队员仍应该留在队里,为队友加油,然后等到所有比赛结束,大家一起返程。不过李娜又一次例外,她在团体赛结束当晚,就离开了国家队,结束了短短几天的集体生活,重新踏上“单飞”征程“一个赛季打下来,我要赶着去德国,让我的医生帮我好好检查一下身体了。”李娜说。

南都记者 窦俊 张艳芬

netease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