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独家报道 > 正文

财经作家吴晓波:政府在社会保障上欠账太多

2010-06-11 10:10:44 来源: 网易亚运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著名财经作家、“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吴晓波日前出席了网易与南都联合承办的“岭南大讲堂•公众论坛•新亚洲价值系列”的论坛,作了题为《中国改革史上的2010年》演讲,论坛吸引了数百名广州高校的大学生和市民。

岭南大讲坛·公众论坛·新亚洲价值系列第3期
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谈2010年的中国经济

观众:网易微博上有网友提问,请吴老师预测今年楼价,如果跌,跌到什么样的程度?如果升,持续升高,中国经济将呈现什么样的景象?

吴晓波:年轻的朋友,我就跟大家说一句话,你总规要在这个国家活下去的,所以如果你没有买房子的话,你就把它买了算了,为什么呢?因为持续的通货膨胀,如果我的判断是准确的话,通货膨胀唯一能够抵抗的是两个东西,一个是不动产,一个是农产品,CPI大量的指数是根据这个来构成的,当然你不可能购买很多的绿豆在家里,买了绿豆肯定也要有地方放,所以要买房子。反正你是拿来自己住的房子,涨的天边你也要买,跌到天边你也要自己住。

观众:深圳市最近准备提高最低工资,有专家说有可能形成新一轮的倒闭潮,或者是导致很多企业北迁,北迁也会导致很多问题,比如说产业配套不行,最近富士康事件也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对于深圳提高最低工资的做法,您怎么看?

吴晓波:深圳在去年年底已经有过一次提高最低工资的做法,到1200了。现在我认为从08年初的劳动合同法以来,持续的将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压力完全往企业身上转嫁,我认为对沿海地区制造业企业的压力会非常大。但是如果从广东省的产业结构调整来说,是不是就一定是非常坏的事情呢?我倒不一定这么认为,特别是对深圳地区,或者是珠三角地区的产业结构调整。08年以来我们从数据上看,虽然我们倒闭了很多企业、外迁了很多企业,但是留在广东地区的企业,只要产业结构的升级做得比较好,规模成本控制比较好,国内内需和外需市场结构调整比较好,08、09年以来利润率是有提高的,这一带有非常多的企业,包括浙江、江苏,这些工厂的利润其实是有提高的。这是有一个调整的过程,前一段时间我也有过挑眼,深圳最近这些年对高新技术产业的投资,政府配套性的独立性投资力度是比较大的,我认为整个劳动力成本上升的过程中,广东地区它承受压力的能力是有的,但是是不是将这些压力全部转嫁到企业身上合理呢,我认为这是值得商榷的事情。

观众:我是从事汽车行业的。请问汽车还会不会像09年继续火下去,还能火多久?

吴晓波:我认为汽车在未来相当长时间内是一个很好的行业,09年工业品下乡,我个人的观察里,成效最大的是汽车下乡,主要是像长安那样的厢式车。现在让农民购买冰箱、空调等等工业用品,基本上都是拿来消费的,但是汽车买回去是拿来当做生产工具使用的。整个中国东西部地区可以看到,城市化的过程,乡镇合并的过程,速度在明显的加快,在这个过程中汽车仍然是一个,特别是中低档的汽车,仍然是一个很好的老百姓要购买的产品。而且这个行业如果运气好的话,很可能跟得上美国奥巴马对于通用破产之后,美国的汽车新能源产业的革命化浪潮,中国如果这一轮整个城市化的进程,将汽车产业的规模推大,跟得上新能源技术革命的浪潮,两个加在一起的话,这个产业未来的空间是非常大的。而且汽车产业我计算过,如果对整个中国制造业相关产业的拉动是最大的,是有相当大的产业拉动性。当年朱镕基总理喜欢汽车产业是有道理的,是一个好行业,不错。

观众:能否请您谈一下关于黄光裕在改革三十年当中成长起来的具有代表性的草根企业家倒下的原因,包括他本人的特殊性以及这个群体的普通性。

吴晓波:黄光裕事件应该是这一段时间比较重大的一个企业家事件,他基本上是官商破局的问题,他倒了之后我曾经写了一篇文章,我就说为什么你一个做家电连锁的企业,要将你的官商关系弄的那么复杂,一个企业你要带一堆副部级干部、正厅级干部呢?黄光裕本人其实不是特别善于编制官商网络的人,给大家讲一个细节,有一次开论坛,我们大家都在,他边上坐着人大副委员长布赫,接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内,两个人就没有讲过一句话,从这个细节可以看到他不是很善于交际、勾搭的人。但是他的问题可能是潮汕商人和温州商人的毛病,不知道在座有没有潮汕的企业家,潮汕和温州人很相信金钱,他们认为什么东西金钱都可以完成对价关系,这就麻烦了。当他出现问题的时候,在中国做企业家你该离政府有多远,这永远不是一个问题,爱多远就多远,这样就做不了生意。在中国做企业家就是离政府多近的问题,又可以保护自己,又可以促进企业发展,又能够让政府在你的关系过程中得到益处,中国有一些企业家跟政权、政府有多近,处理的非常好,像柳传志、鲁冠球这些人,跟政府有多近,处理的非常好,但是我认为黄光裕就是没有处理好跟政府多近的关系,而且温州和潮汕人相信金钱可以对价,将自己和对方都陷入非常危险的状态,而且对中国的企业家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教训,不是越离近越好,怎么建立隔火墙,中国毕竟是政府推动的市场,怎么在这个过程里获取利益,并且保持企业的发展,这在中国是非常技巧性的东西。黄光裕的教训就是没有做好这一点。

观众:我是社会学的学生,秋天会继续读研究生。刚才您说到公平的问题,这些年来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您认为这个问题的解决最紧迫应该从哪一个方面着手?

吴晓波:中国最关键的问题是老百姓为什么不愿意花钱,中国为什么是全世界居民储蓄最高的国家?因为大家没有安全感,家里只要有一个人得癌症,就从中产阶级变成了无产阶级。我们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中国经济规模那么大了,最关键首先是要建立各种各样的保障体制,医疗保障、教育保障、社保体系,整个都要建立,这个东西政府欠帐实在太大了。所以我觉得首先的关键,是要将社会的基本盘做好,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这要花很多钱怎么办呢,无论是医保也好,无论是教育也好,或者是社保体系,十多年前就有人提过这个建议,将全中国的国有资产都分了,我们是这些资产的主人翁对不对,但是现在我们发现跟这些资产的关系一点也没有,他们赚了钱也不上交利润。这些有多少钱呢?十多年前,1999年前世界银行和中国人大财政委员会计算过,98、99年这一部分钱大概是6万亿左右,当时想建立社保基金,想将这笔钱分了,但是当时遭到劳动部的反对。现在大概是28万亿左右,越来越有钱,如果将这部分的国有资产全部拿出来进行全民的分配,我就在想中石油涨一点油价大家也没有太大的意见,有没有钱来搞这些基本的社会保障制度,我认为我们国家是有钱的,到现在来说我们还有钱,但如果你现在不干,再拖五年、十年,若干年,这部分资产很可能也会化为乌有,社会矛盾越来越大,现在来看十年内还是很好的改革时间点,这是从经济的角度谈到的公平问题。政治上的比如说人权问题,这不是我的专业,我不能报告给大家。

观众:请问吴老师,我很喜欢购买基金,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应该停止基金定投还是继续?

吴晓波:我真的不是张悟本,什么东西都懂。我自己不进入资本市场,我认为所谓的价值投资在中国都是瞎白乎。我个人的判断,今年下半年资本市场会有一波挺好的行情,我只能说这么两点,注意生命安全。

   

陈洁 本文来源:网易亚运 作者:陈洁 责任编辑: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