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独家报道 > 正文

香港理工大学陈文鸿博士:新亚洲价值靠中国推动

2010-01-25 04:01:08 来源: 网易亚运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在由香港理工大学中国商业中心、公共政策研究所与网易亚运联合主办的“新亚洲价值”论坛上,香港理工大学陈文鸿博士认为,真正能推动“新亚洲价值”的应该是中国。


香港理工大学中国商业中心主任陈文鸿博士在作演讲。

网易亚运频道1月25日报道   在由香港理工大学中国商业中心、公共政策研究所与网易亚运联合主办的“新亚洲价值”论坛上,香港理工大学陈文鸿博士认为,提出“新亚洲价值”的背景是英美的衰落和中国的复兴,真正能推动“新亚洲价值”的应该是中国。以下是他的演讲实录。

“新亚洲价值”相对“普世价值”提出

我在上大学之前是学历史的,大学之后发现老师的历史课上得一般,我就转学了社会学,后来去欧洲研究政治经济学,现在人家一般都是把我看成是学经济的。因此,我的知识体系是从宋明理学、中国传统历史开始的,接着学习了欧洲的黑格尔、马克思等人的哲学体系,因此我会从中国、欧洲的历史角度去看问题、做研究。中国和中欧的文化底蕴非常深厚,而比较之下英美的文化底蕴相对浅薄,这对他们的意识形态也是有影响的。

新亚洲价值是什么?我认为新亚洲价值是相对于英美价值而言的。我认为现在大家所谈到的普世价值就是指英美的价值,特别是美国的。但实际上英美价值观并不代表西方的价值观,在20世纪中期之前,18、19世界的英国还是一个小国,在日本明治维新之前,英国学习的是荷兰、中国。

英美衰落才打“普世价值”牌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很多国家的社会学、经济学和人类学,都强调的是现代化,其实我认为这个是指西方化、美国化,突出表现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占据了垄断的地位,他们希望其他国家向他学习,要求其他国家的政治、经济、社会体制学习美国,但70年代之后,美国逐渐受到挑战,80、90年代,虽然有华盛顿共识,但作用不大,欧美的整体力量是不断走下坡路的。即使是90年代苏联和东欧的崩溃后,欧盟和美国要求他们接受英美宪法才可以加入欧盟,但就整体而言,美国的经济、文化霸权是不断衰落的,因此21世纪才出现了普世价值的说法。最初英美并不需要谈普世价值,因为他们本身足够强大,可以跟大家说“我的东西就是代表现代化”,但后来受到了挑战后,他们不敢再提美国了,而是过渡到提普世价值。

“普世价值”内部充满矛盾

什么是普世价值呢?香港人通常认为是“自由、民主、人权、法制”,但这些都是很抽象的概念,但具体到每个概念去讨论,在这些概念内部,却充满了分歧。例如,自由,是集体的自由还是个人的自由呢?自由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个空间,但在这个空间内,人与人之间的活动是重叠的,因此就一定会有矛盾和争夺,因此不能把自由理解为一个抽象的概念,而一到具体化起来就难以界定。

民主又是什么呢?香港有些人提出立法会议员选举要取消功能组别选举,因为单一选区普选出来的比功能组别的更加合理,但我认为如果从民主的角度出来,这个恰好应该反过来,因为功能组别的选择可以保障少数派别也能在立法会中有代表。事实上,“代议政制”只能算是见间接民主。而倘若要实行普选,那么在普选的过程中又很难保证不被各种势力操纵,因此真正的民主是什么?也是需要分辨的。

人权也一样,什么是人权?到什么程度的为之人权。当有社会、民间团体和社区存在时,每个个人都难以得到最充分表达;

说到法制,那么应该是什么体系的法律呢?世界上的法律体制分成两种:英美法系和大陆法系。英美法系在我看来是一种“海盗法”,因为英国是靠海盗抢夺起家的,美国也曾出现屠杀印第安人抢夺土地。大陆法就是“国家法”,是一种由上而下的、不需要陪审员的的“成文法”。这两种制度各有优劣,他们的并存说明这个世界是多元化的。但两种法系是不同的体制和原则,哪个更加符合法制精神呢?各有利弊。

从上面的陈述可以看出,当我们把普世价值的内容一一分析之后,就会发现,普世价值到底是什么。它作为一个抽象化的概念似乎是毋庸置疑的,但全部具体化之后却充满矛盾。

Sam 本文来源:网易亚运 作者:陈洁 责任编辑: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