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 正文

胡佳:2000年中国运动员收入走向两极分化

2009-09-26 13:29:48 来源: 南方都市报(深圳)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南方都市报9月26日报道 胡佳,男,1983年1月出生于湖北武汉,跳水运动员。他很小就前往汕头师从跳水名将谭良德、李青,1998年入选国家队,2000年悉尼奥运会前开始进入人们视野,但他在重大赛事中往往不能把握住机会,一度总是屈居亚军。2004年奥运会胡佳终于走出阴影,一举夺得男子10米跳台金牌。在2005年夺得世锦赛冠军后,胡佳在十运会不敌田亮,获得亚军,随后因视网膜手术,跳水事业逐渐陷入低谷。


那个时代他印象最深的一句体育口号:战胜自我,超越自我。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前辈孙淑伟凭借一个满分的高难度动作———307C夺得男子10米跳台冠军,当时只有9岁的胡佳看着,心里却有点不以为然,“我说这也叫奥运比赛呀?(竞争水平)连我们全国比赛都不如。”时间来到了2003年,胡佳也将307C练得炉火纯青了,但这时,这个动作已不能为其在比赛中带来很高的分数了,而奥运会的竞争也达至白热化,“以前是跳砸一两个动作没问题的,现在是你一个动作都不能砸,每一个动作必须是精致完美才能拿冠军。”

“我们处在一个技术革新的过渡年代,2003年之前,跳水技术要么是净翻腾,要么是净转体,像5255(翻腾转体相结合)这样的难度动作,都不是之前那个年代所有的。突然间时代变了,原来的动作难度降了,我们需要改动作,要冲出新的难度。”技术的革新与师资水平的提高,让胡佳几乎用10年时间练的一个动作,给现在的小孩一上来就学会了,“我们的终点就是他们的起点。”

运动员的更新换代与时代变化的不断加速,让在体育圈沉浮了20年的胡佳深有感受。在进入体育圈的时候,他们这些80后还处在改革开放初期父母望子成龙高度期望的环境中,“那个时候还是小孩子,哪里有想过喜不喜欢,父母叫做什么就做什么。”只是,当这些80后长大成人,真正面临改革开放后社会剧变与现实纷扰的时候,当年父母的那些单纯的情结便显得与时代格格不入了,“小时候不懂,但长大以后,我会有自己的人生目标,我既然是一个运动员,我的目标就是要站到最高领奖台上。”当运动员的时候,胡佳认为一个运动员除了争取成绩,就什么都不需要想,只是在这样一个日新月异的时代,现实很快就让他需要考虑很多很多。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后,社会上就掀起重奖奥运冠军的风气,但运动员真正成为百万富翁和商业宠儿,还是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之后,因为在悉尼奥运会之前,国家体育总局还有明文规定:运动员不得接拍广告。这条规定自21世纪之后开始松绑,从奥运会载誉归来的奥运冠军们,除了高调地领取到国家及地方的百万奖励外,还开始频繁地出现在商业和公益活动上,2000年奥运会之后,国家跳水队到香港进行慰问表演,当地某网站邀请奥运冠军做客,冠军们的出场费就达到了1万港币。而运动员在夺得奥运冠军后所获的大头奖励,也正是来源于各种企业赞助和广告。

悉尼奥运会,是胡佳职业生涯中参加的第一届奥运会,“迷迷糊糊地就被选上参赛了,又迷迷糊糊地拿了块银牌”,自此以后,胡佳一连拿了四年的第二,而被他这一“千年老二”烘托起来的正是被誉为中国新时代体育明星代表的田亮。“在我们这个时代,中国跳水岂止有我和田亮?还有黄强、李成伟,全都是我们那个年代优秀的运动员,现在他们都结婚生孩子了,唉……”说到这里,胡佳轻轻地叹了口气,“这个时代的机会很多,但竞争的人也很多,被田亮淘汰下去的人更多。”

胡佳说,要不是自身那种好斗、不服输的性格,他可能也早被淘汰了,不会在四年后的雅典登上最高领奖台。奥运冠军与奥运亚军的命运确实是不一样的,雅典夺冠后,胡佳也开始了之前田亮所过的那种奥运明星的生活,接拍广告、出席商业活动———这是一个运动员从单纯的集训生活走进社会的一个过程,“当人走到一个高度或说转折点的时候,他会感觉到自己内在的一种缺乏和空虚,会迷茫,觉得自己一点内涵都没有,与这个社会脱节。”胡佳说,不少奥运冠军被邀请出席一些公开活动,在活动上碰上和认识了各种各样的人,但很多时候都只能站在旁边听,连一句话都插不上来。

对于这些奥运明星来说,经济与精神上的富裕不是对等的,“我们从小就没办法去接受教育,我们没有青春,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体育事业当中,荒废了自己的学业,但当我们走出社会的时候,又有谁来管我们?没人管我们。”走入了社会,视野变得开阔以后,运动员开始迫切地感受到学习的重要性。体而优则学,在2000年代中期逐渐成为中国体育界一个普遍规律,而运动员在接受教育上也较前辈们有了更多的平台。当时,中国跳水队与人民大学达成合作,队中有10名奥运冠军可获得入读人民大学的资格,胡佳也由此成为幸运儿之一。

不过,运动员的身份让这些奥运冠军们即使获得了学习的机会,也苦于缺乏学习的时间,“一般是自己看书,有时间的话会让老师到队里面上课,但大多时候是自学遇到问题就用电子邮件跟老师沟通,这样一年下来能上两三个月课已经很不错了。”胡佳觉得,由于小时候在基础教育上的缺乏,所以即使美其名曰“大学生”,但运动员大学毕业出来也不可能有一般的大学生那样的能力和深度。

2008年8月北京奥运征战赛事正酣,提早押宝的阿迪达斯仍在播出“与胡佳一起2008,没有不可能”的广告,但确定与奥运无缘的胡佳已经在家中思考退役的问题了。尽管贵为奥运冠军,尽管也是一名“大学生”,但胡佳在退役之际也霎时感到了迷茫。一个运动员的竞技生涯是短暂的,而像田亮那样走向商业或许只是一个理想但未必人人能行的选择,“说实话,全国能过上特别富裕生活的奥运冠军可能就那么几个,像刘翔、郭晶晶这样的广告特别多的体育明星。但剩下的,不是奥运冠军的,还有多少运动员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奥运会冠军能读书,但不是奥运会冠军就不能读书吗?体育非常现实,真的非常现实。”接触过身价百万的体育明星,也目睹过艾冬梅卖金牌这样的社会现实,让胡佳对这个中国体育走向两极分化的年代感慨万千,“所以,运动员最终还是要靠自己,靠不了别人的,靠不了别人的!”胡佳特意把“靠不了别人”重复说了两次。

最难忘的人和事:幸福年代没能赶上幸福的车

对于我个人来说,我职业生涯的开端的确是非常幸运,但是当我的跳水生涯来到这个幸运的年代,在我身上最深的一个时代烙印却不是我有多幸运,而是很遗憾。从2005年开始,我的两只眼睛先后受伤,做了视网膜手术之后,往往只能看着年轻的队友在练,而我只能进行低强度的训练。但那个时候我不想放弃,连睡在手术台上时,我心里也是只想着比赛,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想,即使我眼睛瞎了,也要参加北京奥运会。

之后,我的眼睛慢慢恢复了,但腰又伤了,腰好了以后,膝盖又伤了。我还记得2007年的夏天,我恢复训练后一连参加了几站欧洲的大奖赛,状态和成绩都还可以,那时距离北京奥运会还有刚好一年的时间,大奖赛完了回到北京,我是雄心勃勃地准备上难度,认真准备奥运选拔。有一天早上晨练,我和几个小孩一起跑步,心里存着一股气,跟着小孩就冲啊!结果把脚给崴了,一歇就歇了两个月,气一下就泻了。所以从2005年到2008年我所经历的,反而会是我最深刻的记忆。从眼睛受伤开始,迷迷糊糊就过了三年,一场梦醒了就发现什么都没了。

我一直希望自己是被自然淘汰的,就是练到真的不能再练了,身体和年龄都不允许了才退役,但最终还是失败了。就是这么一个大浪淘沙的时代,你出了意外,后面的小孩就能冲上来,钟教练说我们这一代很幸运,那是因为机会多,但同时,我们这一代的竞争也很大。这个年代留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在这个幸运的年代,我没能赶上一趟幸福的车,没能参加我们自己国家举行的奥运会。

同题问答

南都:你从事体育工作的动力是什么?

胡佳:我一直处于一个竞争的环境,那样的环境会让你有了人生目标,而这个目标就是你的动力。我是个特别好斗的人,我从来不希望别人把我压在下面,我以前一直只有一个目标:我要站到最高领奖台上。什么以后、明天,什么都不想,不是我没有那个念头,而是我觉得我的运动生涯还有很远,还有很长的时间。

南都:当初怎样走上体育之路的?

胡佳:我的运动生涯在开始的时候是非常幸运的,我没有像一般运动员那样要经过业余体校-省集训队-专业队-国家队这样的层层筛选,我在湖北的业余体校待了三年,之后就遇上了李青教练,从此就一直跟着她,我是她教的第一批也是当时唯一的弟子,她把所有的心血都放在了我身上,之后又跟谭良德来到了广东省队(李青嫁给谭良德后将胡佳也带到了广东)。

南都:请从工资、奖金、装备、伙食和训练条件这几方面,说一下你当时的待遇。

胡佳:1993年,我到广东第一份工资是340多元,当时已经感觉很高了,之后随着社会普调,工资涨得特别快,到现在,我拿过奥运冠军的,每月工资是3900元,不算特别高也不算很低。当年拿奥运冠军的国家奖励奖金是20万,省里面奖励20万,这些奖金数字都是公开的,可以查出来的。

我这个年代的运动员待遇基本上还是不错的,在国家队的伙食非常好,什么菜都有,还每天变着口味,国家训练局会为我们配营养丰富的菜。装备上有企业赞助,目前国家队的服装赞助是李宁。在21世纪新时代,我们的科学训练手段也是不断地更新,跳水队在日常训练上就有一套专门的摄像器材和反馈系统,让运动员每跳完一个动作就能马上在电脑上重温和进行慢镜头分析。

南都:你如何评价认识运动员当时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

胡佳:这要看什么样的运动员,奥运冠军的社会地位很高,总体来说,一个奥运冠军还是能过上有房有车、有安定工作的小康生活,但一般的、没什么突出成绩的运动员肯定是不行了。运动员是最不受人关注的一个群体,除了奥运冠军,其他的谁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艾冬梅卖金牌的事情?为什么会有举重冠军当搓澡工的事情?

南都:你那个时代的运动员退役后主要有哪些选择?

胡佳:如果什么成绩都没有,能有什么出路?大部分运动员退役了都要靠自己找出路。幸运的能留在队里帮帮忙,当当小教练、干事、助理等,但这都不是长久的。学院一般只给全运会冠军、亚运会冠军和奥运冠军这三类人安排工作,其他的或者会介绍你去读体院,但也是要自己考。全国最困难的是东北的,尤其是田径、重竞技这些项目,我们这种优势项目相对还好一点。

李荆涛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